石柱生活网-美好石柱·生活服务

查看: 3116|回复: 2

[衣堍读书系列] 衣堍读书一百三十九李元胜的技术性阅读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11-30 16:44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李元胜的技术性阅读

  鲁奖诗人李元胜11月11日在题为《狂野的诗意》的演讲中,谈到了他的技术性阅读。
微信图片_20201130164115.jpg
  李元胜在1985年被文艺部主任以考试第一名的成绩忽悠进《重庆日报》副刊编辑部之后,得知了事实的真相,总共两科他有一科考了倒数第二。他发现,自己这个工科生尽管在大学时看了许多文科的书,但是相比系统学了四年文科的人来说,差距仍然不小。因此,“我停止写作,跑到南山看书。”为了逃避酒局,在周末的时候,他背一本书——是一本、已读过的、觉得重要的书,挎上军用水壶,用报纸包上馒头,从歇台子乘坐公交车辗转来到南山,安静读书。
微信图片_20201130164122.jpg
  关键的是:他摸索出了技术性阅读的方法。以下是他的原话:
  我空想出来的,让我终生受益的方法,就是一个技术性的阅读。我们读一个作品,刚开始的时候就是从一个读者的角度来读的,我们议论一个小说的时候,我们会说这个人物怎么怎么样,他那一段说了什么话,印象很深刻,这都是从读者的角度,而不是从写作者的角度。那么写作者的角度是怎么的呢?我们可能要去看它的结构、风格,看它的对话,就是看它技术性的细节。但是你第一次看一本书,你是不会这样看的,你会被他的整个作品想展示给读者的东西所吸引,所以你会读到他想给你的东西。但是,你要做一个作家,做一个文字工作者,这样是不行的,你得看他背后的东西,看一个写作动机怎么被他展开,怎么曲曲折折的发展,最后奔向他的一个主题,你还要知道什么地方他在收,什么地方在放,什么地方是他要把你装进去的陷阱……
  有这样清醒认识的人,可能不多。反复阅读一本书,让自己从读者的身份转变为探寻作品内在肌理的研究者,这或许就是理工科生的思维。
  文科生更多的是沉浸在作品中,感性地感知作品。三毛的“痴到深处,三宝必现,迷到终极,另有天地”,是典型的文人读书理念,“读书百遍,其义自见”,总是“不求甚解”地以“量变”促“质变”,就像我们的祖辈那样,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。中文系教不出作家,或许症结在这儿,没有这样的技术性阅读。我们说毛姆、鲁迅、毕淑敏、冯唐(都是学医的)和王小波、吴军、万维钢(都是学理的)的文章不一样,这不一样的缘由,是不是也在这样的技术性阅读上?
微信图片_20201130164125.jpg
  这种技术性阅读的方法,其实就是“掌握套路”。只有技术性的阅读,才能事半功倍地理清所读书的纹理脉络,才能较快理解所读书的精髓,才能用较少的时间掌握写作的套路,才能够很快地读出成果。这成果必将激励技术性阅读者更努力地钻研,形成良性循环。而散漫读书的人,见效也就慢,读不出效果,读书人或许会怀疑读书是否有用,就会放弃读书,转而选择其他舒服的娱乐方式;即或特别有耐心恒心的,读出了其中的奥秘,但是人也到了中年甚至老年,精力不济,斗志也丧失多半,最终成为像余秋雨所描述的“时间的泄漏,生命的破碎,从一生的孜孜不倦走向一生的无所作为”那样的人。而且,由于不能较快地掌握套路,过多的时间耗在书斋里,接触自然和人事的机会——这是产生原创作品的关键时机——就大大减少,读书人就成了一个仅仅读了许多书的书生,而不是一个创作者,创造者。
微信图片_20201130164135.jpg
  李元胜的技术性阅读,不仅运用在文学上。后来他另辟蹊径从事昆虫拍摄,他对昆虫、植物的见识,不亚于一个专业从业者,这或许也得以于他的技术性阅读。
  李元胜实践摸索出来的技术性阅读,其实就是科学精神在阅读和写作上的实践。掌握了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的科学技术,或许就真的能实现老子所说的“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,或许就能复制到其他领域,推动技术发展衍生出更优的技术。阅读和写作也是一种这样的技术而已,没有特别的例外。

你让我生活在地狱,我就毁掉你的天堂
发表于 2020-12-1 07:39:0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{:9_389:}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发表于 2020-12-2 06:44:4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新名词:技术性阅读,悟!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点击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